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合欢八股
合欢八股

合欢八股

三十年风风雨雨,一生茫茫然,半屡知己烟霞起,娇脆欲滴。
- -
话说自盘古开天,三皇五帝拓展疆域,世界走了无数岁月,却到了如今光景,-
此天下到底与昨日有何不同,各有分说。东方龙中天师从东海影子斋斋主大喜公
- 学得技艺,于影子岛修习十年,十年不思食,不思饮,不思酒,不思色,影子岛
- 每年有二十男女前来学艺,至于何艺,此刻不表。
-
- 二十男女皆为当世名门望族之子女,写定契约,便送至此岛,言出游不归,
- 家人却未曾担忧,其中隐情也此刻不表,下文自会提?啊?
-
- 饮玉也是其中被送来的,虽不是长安富贵之家,却自幼聪颖,琴棋书画武御
- 射数样样精通,年纪尚轻,虽不问男女事,却早知其中短长。-
-
影子岛虽在大唐之土,却俨然世外桃源,有当世不一般的风情,兵器才情,-
皆超当世,街道也恍然一新,琳琅满目之货物,令人目不暇接,却原来留守影子-
岛的各路才杰,可自由选择离去,饮玉来此地一年有余,第一次离开凌霜阁,一-
年闭门修炼,可谓是英华满身。-

- 词曰:饮玉妙,妙手春回,酥胸一抹一剑眉,虽碧水汤汤,难比柔波一两,-
客居闲,闲而有韵,腰侧亮点香气,更胜百转千回。-
-
饮玉按最后锦囊所云,手拿玉如意,便取到店铺上的几套新衣,走到墙角,
- 便径自更换起来,夏日炎炎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滑落下来几件衣服,显出温润
- 肌肤,趁着午后闲散日光,可谓如温泉水滑,令人唏嘘不已。隐约处,百转千回,
- 是那沟壑纵横处,漫漫馨香,且顾潺潺流水,浮想联翩,此言不表,却是另外一-
个书生在旁边窥测久矣,毫无声色,便悄然以横钩取过一件内衬,那是影子岛不-
与外界相同之处,此地服饰怪异,男女皆着内衬,而上衣夏时仅有两层。
-
- 「啊!」饮玉惊叫一声,回头一看,墙壁之上,竟有一人,取其内衬,在嬉-
笑不已。-
-
「真乃天生丽质,美丽无边。」
-
- 「还我衣物,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。」-
-
潇洒书生在悬绳上手一放松,便直接来到饮玉身前,道:「姑娘,你的衣物,
- 方才蛇蝎在上,此影子岛夏时难缠之物,不小心被其蛰伤,可是舒服不得。」书
- 生边说便取出柔软衣物中暗藏的一只褐黄色的蝎子,尾部不时渗出暗红色的液体,-
恶臭难闻,说着,书生把衣物抛向路边,一只似狗似猫的动物不一会就凑了过来,
- 三两下即填到口中,咀嚼下去。-

- 「此物生于影子岛,因无可克制,岛主在西域特意培植天岩兽,以制衡鬼蝎,-
岛上居民皆知,姑娘怕是刚到此地吧。」
-
- 饮玉听完便觉有趣,心中自然放松了些警惕,看到书生清秀的面庞也生几分-
好意,有值天色渐暗,突然浑身一颤,周身热气生气,目光也渐迷离,原来,书-
生下来即与饮玉胸前相帖,饮玉却毫无知情,此刻书生却口中说了些什么,饮玉
- 便猛地与其相拥,粉唇微张,一双横波目轻轻闭上,喘息声也加重,本来身上只
- 一件薄纱,如今却已滑落,两人已移到转角一侧,最有日光斜入,也分开别致。
-
- 饮玉此时香肩一抹,映衬半屡斜阳,乌发颤颤,波动几番春情,两人唇齿相-
合,怀抱相接,可谓如阴阳相称,世界完全,书生心也一急,双手握着饮玉一双-
美乳,一对奶子真是天生一双雄峰:一点江山,五指不能涵盖,滑嫩细腻,天地
- 难比无双。烈火绕心中,全凭此来消,纵天寒三九,愿能再凛冽风中重温此绝佳-
美妙,世人笑,也逍遥,芙蓉帐下,乾坤袋里,才是风情。-
-
书生此时口含乳头,细细品咂。
- -
正是,一点红樱桃,两对甜蜜桃,引得欲火中烧,毫无遮绕。玉汝于成,常
- 在怀中潇洒,去肃杀,绿叶成宾,埋头成主,愿有情人,两相合;三盏明灯,半
- 睡半醒,鸳鸯被里,一对妙美人,不为金钱铜臭,无有世俗纷扰,粘在私下里,-
吹笛到天明。-
-
当下两人淫浪叠叠,真是一片春归里,半亩醉情怀。饮玉此时也是半推半就,-
说着青葱玉指,播下郎君衣着,贴身上去,来回磨蹭,世情随转烛,情欲绵绵长。-
-
一根长物蓦地挺出,令饮玉突然一惊,却又直接握住,几番轮回,又以双腿-
暗自摩擦,不觉娇喘连连,书生此时心中欲火难灭,扭转饮玉娇躯,玉茎在美穴-
处一阵磨砺,可谓是磨刀霍霍,饮玉以手扶墙,难以自持,双唇大张,舌尖四舔,-
吟叫道:「夫君,快些弄上几番。」-

- 书生听得此句,见饮玉阴户一开一合,正是:天门中断楚江开,碧水东流至-
此回。一开一合,收纳世间雄伟物,一点一滴,润物细无声。俗尘最销魂,无非-
酒色财气权道天,杯盏之间,化骨柔情,都在开合唇间,天外一线牵。若独木,
- 常在暗里藏,日日江流水,唏嘘几回空,听得隔壁肠断处,来及相约,迷离明月-
前。-

- 月如水,暗香也盈袖,一柱擎天问天地,到底无底乾坤洞,吞没此须臾。-
-
书生不禁挺神前入,但见喜鹊前来,饮玉深深一声「啊哦……」醉透书生魂。
-且记大悲赋中一句:玉茎振怒而头举「原注:男也」,金沟颤慑而唇开「原
- 注:女也」。屹若孤峰,似嵯峨之挞坎;湛如幽谷,动趑趑之鸡台。于是精液流-
澌,淫水洋溢。女伏枕而支腰,男据床而峻膝。玉茎乃上下来去,左右揩〔扌至-
〕。阳峰直入,邂逅过于琴弦;阴干邪冲,参差磨於谷实可正是最佳时辰,书生
- 心中所念此口诀,顿觉天清气爽,百鸟来朝,银瓶乍破水浆迸,铁骑突出刀枪鸣,-
擎天玉柱,或出或连根莫入,桃源深处,不见踪影,一派风姿绰约,此刻百媚千-
回,令人不忍罢休。-
-
书生套弄了几百回合,顿觉养精泄露,饮玉也是依依呀呀没了声音,两人回
- 神过来相拥而视,眼神各有不同,男的是雄风不减,女的是柔美多姿,一番云雨-
之后,两人还是意犹未尽,可算是两强相遇,虽然擎天一柱须磨砺,但是若遇顽-
强之女,也是难以驾驭,古人多御女之术,实则过于偏颇,房中术乃双方恩爱之-
典范,而非一人之独享,男权过则刚,刚则易断,两人自是各自关心,此话不表。
-
- 互相凝望一阵,仍不忘互相抚摸,书生阳根尚挺拔如松柏,峭立不屈,不停
- 琢磨,饮玉也腰如水蛇,前后跟着摩擦,真是亦步亦趋,虽非伉俪胜似夫妻,两
- 人都心有意,又故意拉开了些距离,勾住对方魂魄,饮玉不时咬一下书生的脖颈,-
两人如胶似漆,嬉戏无伤,饮玉又不经意时以双乳去顶撞前面的郎君,两人开些
- 玩笑话也是不表。
-
- 走马行川,飞沙走石,两人又是一下磨合,书生奋力前挺,正是天地相合,-
金风玉露,一片钟乳耸立,海枯石烂,阴户猛地包裹住阳根,如此和谐,也是天
- 下不二之术。只见饮玉能量尚在,不断呻吟,唤着「来呀」,引得书生步步为营,
- 图前突后拱,坚实的肌肉撞击着饮玉的娇躯,一派春色,不顾天色。-
-
  套弄了二百多个回合,真是天昏地暗。正是:
- -
千军万马手指间,放逐天涯为哪般-
人说春情无限好,奈何世俗多鄙夷
- 生儿育女须有此,平常人家却羞耻
- 自古人世此为妙,何必遮掩假虚伪
- 娇躯横陈春闺中,女儿待字柴扉内
- 天下男儿早等待,寻时尽付良辰中
- 一曲红绡不尽意,今朝同眠度良宵
- 良宵苦难恨光阴,娇躯无力郎心在
- 男女同在帷帐内,天下英豪也难比-
人生几分春秋事,天涯难消风雨中-
尘世规矩已默然,良辰早已成旧事-
清辉玉臂今不见,萧瑟秋风各相思
- 独守空阁怨无人,见人欢喜心肠毒
- 立身谨慎且行事,纵恣欢乐四方里
- 红唇一抹青葱去,不思郎君且断肠
- 狠心一念请求去,楼高塔深无人来-
登高遥望蒙幸时,君王不知在何方-
天下楼台天下阁,不必金钗与灵舌-
相约黄昏床帏侧,一脉欢喜一脉乐
- 短衣薄纱暂且脱,白雾一点红花落-
海棠春里鸳鸯射,红杏枝头鸟儿渴
- 两颗杨梅,酥胸半裸,水墨花荡漾
- 春雨诉衷肠。天门开,洞明朗-
且等深入一探郎,郎君不在我心下
- 只是在远方。泪滂滂,竟堂皇-
春秋一笔葬中堂,天下父母独无量-
生儿只为逢人样,爱深深,恨深深-
相顾一笑卧东床,一吻尽离殇
- 不为她,难赏花,观景厌景只饮茶
- 茶无香,水不加,恬淡无味却言佳-
何为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