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岛国战国时代的乱斗


 
  在打败丰臣秀吉之后,伊达政宗回到了故乡——奥州米泽城,休息几天之后, 伊达政宗每天一早,就到院子里挥刀练武,为了将来再次与真田幸村决战,政宗 练武相当勤快。
 
  「嘿!哈——杀!」
 
  「WarDance!(战斗之舞)嘿!嘿!哈———杀!」
 
  看到政宗如此勤於练武,片仓小十郎感到很欣慰,稍微盯咛他不要练过头之 后,便回到自已的房间,处理一些政务。
 
  到了中午,一名负责做饭的「火头兵长」,端了一个饭盒过来,他敲了门之 后,说道:「小十郎大人,我送中饭来了。」
 
  「喔!辛苦了,进来吧!把饭盒放到旁边就可以了。」
 
  火头兵长将饭盒放到一边之后,小十郎问道:「对了,政宗大人的饭菜送过 去了吗?」
 
  「小十郎大人,我刚刚送过去了,只是政宗大人说,他要先练完招式,才肯 吃饭。」
 
  小十郎一听,无奈的摇摇头:「唉!我明明盯咛他很多次,叫他练武要节制, 他就是不听。」
 
  此时小十郎看到火头兵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问道:「你怎么了吗?」 
  「那个……小十郎大人,我知道有些话不该说……可是……」
 
  「直言无妨,你想说什么?尽管说没关系!」
 
  「那恕我直言了,您觉不觉笔头他有点练武练过头了?」
 
  「确实如此,但他经常这样不是吗?」
 
  「小十郎大人,我是说,笔头他会不会是……禁欲太久了?」
 
  小十郎一开始没有听明白,一脸疑惑的看着他。
 
  火头兵长解释道:「常言道,男人若要专心在某件事上,就必需禁欲,不管 是什么事情,都通通不准!」
 
  「笔头他平常没什么嗜好,不是骑马就是练武。」(还有练习英文——哈哈) 
  「但是他现在也太过於专注在练武之上,又不是大敌当前,或是马上要出征 了,所以我猜他会不会是…………太久没碰……女色了……」
 
  小十郎一听,怒道:「大胆!你在胡思乱想什么!政宗大人他绝对不是那样 的人!!!」
 
  火头兵长看到小十郎动怒,害怕的低下头说:「小十郎大人请您息怒,我… …我只是说出心中的想法,而且……您想想看,笔头他可曾带女人到自已房里睡, 而且要是禁欲太久……然后突然间酒后乱性……那就不好了……」
 
  「够了!少说那些有的没的,你敢乱讲话,我一定会杀了你,现在马上给我 滚!!!」
 
  「是………是………我马上滚………」火头兵长话一说完,马上逃出房间。 
  小十郎忍住心中的怒火,开始吃起饭来,想藉此转移注意力,但是他心里想 的全是刚才的事。
 
  「哼!政宗大人他绝对不是那样的人!说什么禁欲太久、酒后乱性、太久没 碰女人,哼!身为武士这些本来就该少碰为妙!!!」
 
  小十郎越想越气,又多吃了几口饭,本来想就此忘了这件事,然而,人总是 这样,你平常很少会去想的事情,一旦去想了,便会在意的不得了,即使是小十 郎这样平时很冷静的人也是一样。
 
  小十郎回想起以前,他那同母异父的姐姐–喜多,曾经做过的一些事。 
  喜多是伊达政宗的奶妈,从政宗小时便抚养他长大,为了政宗的教育,喜多 可以说是尽心尽力,即使是「性教育」也一样,但是政宗一看到男女生殖器的图, 只说了一句:「Thatiscrazy。(这太疯狂了)」以此回绝,跑去找 小十郎练剑。
 
  但是喜多并没有放弃,她以为政宗只是年纪小,对於这种事不感兴趣,等到 政宗15岁时,喜多拿了一堆美女图跟春宫图给政宗看,但是全被政宗用刀给砍 成碎片。
 
  即使如此,喜多还是没有放弃,等到政宗18岁时,喜多叫了几个年轻貌美 的侍女们,趁政宗不注意时,直接扑倒在他身上,但是政宗却气到直接用「Cr azyStream(疯狂激流)」把侍女们给轰出去,这下喜多才不得不放弃, 而这件事一传出去,也就没有任何一个侍女敢靠近伊达政宗了。
 
  想到这里,小十郎开始不安起来,又想到政宗唯一笑开怀的时后,就只有跟 真田幸村交战的时候,以前认为那是武士们之间,「即是敌人,又是朋友」的友 情象徵,但是现在看来,反而像是男人与男人之间,不寻常的「基情」! 
  小十郎一想到这里,忍不住大叫:「哇!不会的!不会的!政宗大人他绝对 不是那样的人!」
 
  可是越是去想,就越难释怀,小十郎心想:「不行!我不能发疯!这是悠关 伊达家的大事,但是该怎么做呢?」
 
  最后,小十郎决定找几个信得过的「重臣」来商量。
 
  过了一会儿,「重臣」们全部到小十郎的房间集合,而所谓的「重臣」,也 就是动画版的那四个小兵而已。(名字我忘记了,请大家自行补脑——笑) 
  小十郎坐在上坐,双手抱胸,一脸严肃的说道:「今天找你们来是有很重要 的事情,要跟你们商量。」
 
  四人都以为是有什么密秘任务要交代,所以都战战兢兢。
 
  只听小十郎说:「为了解决政宗大人」禁欲过度「,以及」不曾碰过女色 「的问题,你们有何良策尽管提出来!」
 
  四人本来以为是有什么大事,结果是这种事情,忍不住笑道:「哈哈哈!小 十郎大人,您别说笑了!笔……笔头竟然不曾碰过女色……哈……」
 
  这四人原本想笑下去,但是小十郎却拔刀,抵着他们的脖子,一脸愤怒的说: 「你˙们˙几˙个……要是敢再让我听到笑声,我就送你们下地狱去!!!」 
  四人看到小十郎像恶鬼一样恐怖,都害怕的乖乖闭上嘴巴。
 
  小十郎把刀收起来后,说道:「事情就是如此,你们有何良策?」
 
  四人低着头,开始动起脑筋来,10分钟过去了,依旧没有良策,小十郎虽 然很心急,但是也不能嗺他们。
 
  飞机头:「嗯~~!真是伤脑筋啊!」
 
  眼镜男:「想不到笔头会是个这样的人。」
 
  低马尾:「想要让脾气暴躁的笔头,喜欢女孩子。」
 
  矮胖子:「到底该怎么做呢?」
 
  看到众人想不出办法,小十郎便把以前姐姐喜多所做过的事,告诉他们,看 看是不是这个原因才造成的。
 
  四人想了一下,纷纷说道。
 
  飞机头:「我觉得笔头应该不是讨厌女人,只是害羞罢了。」
 
  眼镜男:「但是要如何让女孩子靠近笔头呢?」
 
  低马尾:「我认为应该找个身份高贵,又跟伊达家有交情的千金小姐,这样 比较适合,一来笔头应该不会冒犯她,二来笔头也不是那种见人就砍的人。」 
  矮胖子:「但是要上哪找千金小姐呢?」
 
  四人又低头想了一下,突然间,大家眼睛一亮,一口同声的说:「有了!」 
  小十郎一听,追问道:「喔!是谁呢?」
 
  飞机头:「说到身份高贵……」
 
  眼镜男:「又跟伊达家有交情的……」
 
  低马尾:「也只有那户人家了。」
 
  矮胖子:「没错!没错!」
 
  小十郎:「呜?到底是谁呢?」
 
  四人:「那就是三春城主——田村清显的女儿,爱姬小姐!」
 
  小十郎:「爱……爱姬小姐?」
 
  「田村爱姬」是伊达政宗的正室妻子,人如其名,是个端庄贤淑、甜美可爱 的美人儿,十二岁时就嫁给政宗,但是两人年纪尚小,还不懂爱情,后来渐渐好 转,只是爱姬一直没有生育,一直到两人结婚二十年后,才生下第一个儿子—— 忠宗。
 
  后来秀吉为了远征朝鲜,下令要全国大名将妻子送到大阪城当人质,爱姬为 了让政宗放心,经常写信告诉他,自已的情况很好,叫他不用担心。
 
  政宗临死前,曾为爱姬写封遗书,象徵两人的爱情,爱姬最后出家为尼,一 直为政宗守墓。
 
  (碍於BASARA是个不按照历史的故事,所以政宗才会单身,也才会有 这篇故事。)
 
  爱姬的名号,小十郎也略有所闻,仔细想一想,论身份、论交情,以及其他 因素,在多方面的考量下,爱姬确实是最适合伊达政宗的妻子。
 
  小十郎:「既然如此,那么我马上去拜访田村大人,请他一定要把爱姬小姐 嫁给政宗大人,你们几个,这事极为重要,千万不可以说出去,尤其是不能让政 宗大人知道,明白了吗?」
 
  四人:「明白!!!」
 
  见四人守口如瓶的样子,小十郎才放心的骑上快马,朝着三春城的方向前进。 
  来到了三春城,小十郎表名来意,在侍卫的带领下,来到了会客室。
 
  田村清显很高兴小十郎的到来,热情的说:「片仓大人,欢迎欢迎!您远道 而来真是辛苦了。」
 
  接着马上要人准备凉茶,等小十郎喝完一杯之后,问道:「那个……片仓大 人,您此次前来有何贵事?」
 
  小十郎直接跪下,磕头说道:「田村大人,在下有一事相求,这关系到我们 伊达家的存亡,要是您不答应,我就长跪不起!」
 
  看到小十郎如此正经,田村清显吓了一跳,连忙将他扶起来:「哎呦!片仓 大人,您快请起,究竟是什么事那么严重?还……还关系到伊达家的存亡!」 
  小十郎:「田村大人,那就恕我直言了,请您将令千金,爱姬小姐嫁给政宗 大人吧!」
 
  田村:「什……什么?要我将爱姬嫁给政宗大人!!!」
 
  这对田村清显是晴天霹雳的大事,毕竟爱姬是他的掌上明珠,比他的性命还 要重要,而伊达政宗又是「奥州笔头」,其武勇和威名,在东北地区是无人不知, 无人不晓,田村也不敢冒犯伊达家,但这件事太让他为难了。
 
  小十郎继续说道:「田村大人,请您答应,请您将令千金,爱姬小姐嫁给政 宗大人吧!」
 
  田村稍微冷静下来之后,慢慢的说:「请……请您等一下,片仓大人,您为 何执意要我将爱姬嫁给政宗大人呢?难道没有别的人选了吗?」
 
  小十郎:「田村大人,论身份、论交情,也只有爱姬小姐最适合,这是我多 方考量之后得到的结论。」
 
  田村:「那你也用不着这么急啊!」
 
  小十郎:「要是不快点的话!政宗大人他可能……可能……」
 
  田村:「可能?可能什么?片仓大人您快说啊!」
 
  小十郎像是下定了某个决心一样,这才把心里的话告诉田村清显。
 
  田村清显一听,惊讶的说:「什么!!!您……您说政宗大人他可能……可 能是……」
 
  小十郎:「没错!政宗大人很有可能就是您想的那个样子,所以,我才会急 着来拜託您这件事!」
 
  这让田村不知该说什么,想不到传说中的伊达政宗,竟然是个『同性恋』, 这种「基情四射」的事情,真叫人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 
  田村站了起来,一边走,一边用扇子轻拍自已的脑袋,想了又想,然后说道: 「片仓大人,我身为爱姬的父亲,为人父母的总是希望自已的女儿,可以嫁给自 已喜欢的意中人。」
 
  小十郎:「这个是当然的!」
 
  「那么……要是爱姬不喜欢政宗大人,那恕我田村无能为力了。」
 
  「这个请您放心,我片仓小十郎景纲,也不是个无理的人,若是爱姬小姐真 的不喜欢政宗大人,那在下也不会强求。」
 
  「那好,您就跟我来吧。」
 
  在田村的带领下,两人来到了内院,田村打开门,在房间里的,是一位年轻 貌美,长相甜美可爱的少女,正在跟几个侍女们学做刺绣,一看到田村,少女露 出甜美的笑容,轻喊一声:「父亲!」
 
  小十郎心想:「这人就是爱姬小姐吗?真是个比传闻还要棒的姑娘!希望她 能够答应这件事。」
 
  田村笑着走过去,拥抱着女儿,然后说道:「爱姬啊,你在学刺绣吗?」 
  爱姬:「是的!父亲,等我练好,我就做件衣服给您。」
 
  田村一听,感动的说:「呜……呜……真是乖女儿!」
 
  这时田村才想到有客人在旁边,赶紧恢复严肃的态度,然后说道:「那个… 爱姬啊,父亲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商量一下,你们几个先退下吧!」
 
  「是的,老爷!」侍女们行完礼后,转身告退。
 
  田村确认外面没人之后,说道:「爱姬啊,我先跟你介绍,这位是……」 
  「恩~~父亲您先别说,让我猜猜,嗯……茶色的大衣,再加上严肃的眼神, 以及脸上的伤疤,您一定是伊达家的片仓小十郎大人吧!」
 
  看到爱姬天真无邪的样子,小十郎感到一股亲切感,说道:「是的!在下就 是伊达军的片仓小十郎景纲,想不到爱姬小姐知道在下,真是荣幸。」
 
  爱姬摇摇头:「嗯~~小十郎大人很有名嘛,对了!您亲自来是有什么要事 吗?」
 
  田村说道:「那个……爱姬啊,这事是关重大,你一定要仔细考虑清楚,明 白吗?」
 
  爱姬:「明……明白!」
 
  田村:「爱姬,你愿不愿意……嫁给政宗大人?」
 
  「什……什么啊!!!!!」
 
  爱姬吓了一跳,惊讶的大叫一声,田村先安抚她的情绪,然后说:「爱姬, 你明白我刚才所说的吗?」
 
  爱姬点点头:「明……明白!可…可是,父亲这是怎么回事?」
 
  小十郎开口说道:「爱姬小姐,关於这一点,让在下来解释吧!」
 
  小十郎简单的说明原因,爱姬听的脸红心跳,小声的说:「想……想不到政 宗大人居……居然是……」
 
  小十郎开口说道:「爱姬小姐,事情就是这样,请您答应嫁给政宗大人吧! 我小十郎,代表伊达家拜託您!!!」
 
  爱姬:「这个……那个……」
 
  田村:「爱姬,你不愿意……是吗?」
 
  「没……没有!」爱姬连忙摇头,然后害羞的说:「只……只是这件事太突 然了…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。」
 
  小十郎:「爱姬小姐,我知道事情很突然,但是我希望能在今天听到您的答 覆。」
 
  看着小十郎热烈的眼神,像是诚恳的拜託她,希望她答应;其实爱姬很喜欢 政宗,独眼龙的大名,她早就心仪很久,甚至有一次,她在几个侍女的掩护下, 偷偷的跑到米泽城,为的就是目睹政宗的风采,帅气的脸庞、简单又不失风采的 南蛮盔甲,再加上豪气的怒吼声,让爱姬心里小鹿乱撞。
 
  爱姬鼓起勇气,说道:「小十郎大人,那个……我……我愿意…我愿意嫁给 政宗大人!」
 
  听到爱姬的回答,小十郎感动的心在飙泪,但是爱姬却说:「可……可是, 要是政宗大人真如您所说是个……那该怎么办?」
 
  小十郎:「关於这一点,在下早有良策。」
 
  「喔!什么办法?」父女俩人同时问道。
 
  「那就是……」小十郎在两人耳边小声的说,但是内容却让他们惊讶连连。 
  「什么!!!!」父女俩人同时说道。
 
  爱姬:「小……小十郎大人,真的要用您说的方法吗?」
 
  田村:「片仓大人!您不要太过分了!怎么可以用这种方法!」
 
  小十郎磕头说:「我知道这样很无理,但是为了政宗大人,为了伊达家,也 只有这个办法了,我小十郎事后,一定会切腹以死谢罪的!!!」
 
  田村清显原本想拒绝然后送客的,不料女儿爱姬却说:「小十郎大人,那个 ……我……我愿意!」
 
  田村大惊,抓着女儿的肩膀,有些激动的说:「爱…爱姬呀,你想清楚了吗? 片仓大人他可是要你……」
 
  爱姬:「父亲!女儿已经想清楚了,只要能嫁给政宗大人,不管是什么方法 我都愿意!」
 
  「爱姬……唉…好吧,如果你真的想这么做,父亲不会阻止你,我只希望你 能够幸福,嫁给一个自已喜欢的人。」
 
  「谢谢您,父亲!」爱姬话一说完,感激的抱住自已的父亲。
 
  父女两人都把话说明白,并且达成共识,两人抱在一起的画面,真是令人感 动。
 
  小十郎虽然感动,但是大事要紧,说道:「田村大人、爱姬小姬,既然两位 都下定决心,那么计画如下……」
 
  小十郎和田村清显跟爱姬讨论了两个时辰,到天快黑时才结束。
 
  这时,在米泽城里,伊达政宗原本打算吃完午饭后,就去找小十郎练习一下 招式,顺便讨论南征的事情,不料,他找来找去都找不到小十郎。
 
  「真是的!小十郎这傢伙是跑到哪里去啦?」政宗一边抓头,一边抱怨道: 「就连那四个也没有看到小十郎的踪影,他也不是那种一声不响就不见的人啊。」 
  政宗想了又想,还是决定到城门口去问问看:「喂!你们有看到小十郎吗?」 
  「片仓大人吗?他不久前骑着马,说有要事要办就朝北方跑去。」
 
  「北方?难到他是去找三春城的田村大叔吗?算了,不管了,反正他天黑之 前应该会回来。」
 
  政宗就这样一直等到天快黑时,才看到归来的小十郎,政宗问道:「喂!小 十郎,你跑到哪去啦?害我一直找你都找不到!」
 
  小十郎早就想好藉口,只见他冷静的说:「政宗大人,很抱歉让您担心了, 我是去找三春城的田村大人,希望他能够看在以往的交情,借一些兵、马、钱、 粮给我们。」
 
  「那田村大叔他怎么说?」
 
  「他说他很乐意借给我们,只不过他希望政宗大人能亲自到三春城去一趟, 一来田村大人希望能跟您见一面,二来也好方便把物资交给您。」
 
  「啊?真是麻烦啊!好吧!向人家借东西,总该跟对方说声谢谢。」
 
  「您愿意去真是太好了,那么三天后,属下就陪您到三春城。」
 
  后来过了三天,政宗跟小十郎骑着马,只带少数的部队就朝着三春城的方向 前去,来到田村家的宅邸,政宗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,因为宅邸装潢的十分华 丽,而且每个人,上至家臣,下至奴仆,每个不是身穿华服,就是穿着礼服,像 是在迎接天皇似的。
 
  看到政宗一行人,管家很有礼貌的行了大礼,然后带着政宗跟小十郎朝着会 客室的方向走去。
 
  政宗感觉全身都不自在,小声的问道:「喂!小十郎,田村大叔在搞什么? 不但房子装潢的很华丽,而且每个人都身穿华服或是穿着礼服,相较之下,身穿 便服的我会不会太随便?」
 
  小十郎轻拍政宗的肩膀,说道:「政宗大人请您放心,田村大人只是很好客 罢了,而且这样的排场,不就证明我们伊达家的威名,早就深深印在东北地区大 名的心上。」
 
  政宗虽然很怀疑,但是小十郎应该是不会骗他的,於是也稍微放下警戒。 
  来到了会客室,田村清显身穿礼服,正在期待政宗的到来,一看到政宗高兴 的说道:「政宗大人,欢迎光临寒舍,您的大驾光临使我这蓬荜生辉啊!!!」 
  政宗:「田村大叔你太客气了,这么热情的招待我,让我有点不习惯。」 
  田村笑道:「哈哈!您说笑了政宗大人,您对我田村家来说是何等的尊贵! 再说我和令尊伊达辉宗大人也是多年的朋友,哈哈,不多说了,来人啊!准备酒 菜来招待政宗大人!」
 
  田村一声令下,侍女们熟练的把饭盒端到政宗眼前,此次准备的料理大多跟 婚宴的料理有关,而田村还准备很多东北地区很少见的山珍海味,看着那么多的 美食,政宗完全是目瞪口呆。
 
  田村看在眼里说道:「政宗大人,您就不要发呆了,不然的话饭菜就要冷掉 了,请您放心这些料理都已经试过毒了,要是政宗大人吃完,身体有什么不适的 话,我田村一定切腹,以死谢罪!」
 
  政宗:「田村大叔你别说笑了,我可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,你不要跟小十郎 一样,口口声声说要切腹,我听得都烦死了。」
 
  政宗话一说完,就拿起筷子,夹了一片鲷鱼生鱼片来吃,吃下去之后讚叹道: 「嗯~~!Itistoodeclicious!(尝起来真是美味)喂!小 十郎,还有田村大叔你们也来尝尝看嘛,这么美味的食物不吃太浪费了。」 
  「哈哈!您喜欢就好,政宗大人,您是今天的客人,您和小十郎大人吃就好, 我去准备一下我珍藏的美酒。」田村话一说完,就转身告退。
 
  两人的互动,小十郎都看在眼里,心想:「很好!一切都很顺利,接下来只 要让政宗大人喝下最关键的『那个』就行了!」
 
  「喂!小十郎,你在发什么呆啊!菜都要冷掉了。」
 
  「是!政宗大人,那在下就不客气了。」为了不让政宗起疑,小十郎赶紧夹 了两口菜来吃。
 
  过了一会儿,田村清显回来,手上捧着一瓶西洋葡萄酒,说道:「来来来! 政宗大人,这是我珍藏多年的葡萄酒,我先把它冰过了,您一定要尝尝。」 
  田村拿了个玻璃杯,把葡萄酒倒入杯中,再恭敬的拿到政宗面前,政宗毫不 客气的拿起酒杯就直接喝下去,葡萄酒的香味真是令人讚叹:「嗯~~!Sog reat!这真是太好喝了,我以前喝的葡萄酒都没这一瓶好喝。」
 
  「哈哈,味道不错吧!政宗大人您再多喝一点,哈哈,真是好酒量,再来再 来!」
 
  田村一边倒酒,一边闪眼色给小十郎,小十郎点头表示明白,他心里很高兴, 因为他的计画成功了。
 
  过了一会儿,政宗觉得头昏眼花,也没想那么多就胡理胡涂的睡着了。 
  「政宗大人!政宗大人!」
 
  田村叫了几声,但是政宗毫无反应,还发出打呼声来,田村心中大喜,叫道: 「太好啦!计画成功了!小十郎大人。」
 
  「嗯!不过必须快点才行,在政宗大人醒来之前,完成最后一个部骤……爱 姬小姐她没问题吧?」
 
  「您别担心!爱姬这孩子昨晚兴奋的睡不着呢!她一定没问题的!」
 
  「那好,我们依计行事。」
 
  小十郎抱起政宗,直接朝着爱姬的房间走去,半路上,他试探政宗的意识, 确认都没问题之后,才放下心来。
 
  在爱姬的房间里,铺了一张大床,还摆着象徵夫妻的灵鸟——鸳鸯图案的枕 头,除此之外,整个房间佈置的像新婚夫妻的洞房一样,看到政宗被抱进来,爱 姬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,身穿新娘礼服的她快步的跑过来,伸出纤细的玉手, 拨开政宗的流海,露出他英俊的脸庞。
 
  能够在这么进的距离看到自已心爱的人,爱姬虽然内心很激动,但是她知道 现在不能慌张,必须要「依计行事」。
 
  爱姬跪在床边,恭敬的说道:「政宗大人,初次见面,我是爱姬,也就是要 成为您妻……妻子的人,小女子不才,还……还请您多多指教。」
 
 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话,对爱姬来说就像是默背孙子兵法一样困难,因为政 宗被下了药,所以他没有回应,但是对爱姬来说,有几个打呼声就够了。 
  爱姬:「政宗大人,今天是我们两人的初…初夜,虽然还没有正式拜堂,但 是请您掀起爱姬的头巾。」爱姬抓着政宗的手,来掀起自已的头巾。
 
  「政宗大人,这样我们就是夫妻了,就让爱姬服侍您侍…寝。」
 
  爱姬害羞的脱下礼服,拿下首饰,卸掉多余的妆,其实以爱姬的美貌根本不 用化妆,但是新娘出嫁又有不化妆的道理。
 
  爱姬现在身上只穿着透明的内衣,虽然是为了增加情趣,但是第一次穿成这 样难免很害羞,爱姬拿了一壶酒和两个杯子,酒里面加了春药,这是为了刺激两 人的性欲,好完成「最后的步骤」。
 
  「政宗大人,爱姬敬你一杯。」
 
  爱姬把酒倒满两个杯子,用左手扶起政宗的右手,而自已用右手端起酒杯, 象徵性的乾杯之后,爱姬将酒一饮而尽,不料春药的刺激,超呼她的想像。 
  「啊!好……好热喔!啊……啊……小穴……好…好痒…啊…」
 
  爱姬此时欲火焚身,忍不住伸手搓揉发胀的乳头,和爱抚小穴,爱姬放声浪 叫:「啊……啊……政宗大人……很…很抱歉……人家居然只顾着自已舒服…… 而忘了要服侍您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爱姬……爱姬真是太不应该了……请…请您责 罚……」
 
  爱姬抓住政宗的右手,拍打自已两个巴掌,由此可见,爱姬不但是个爱护丈 夫的好妻子,也是个奴性十足,值得调教的小荡妇。
 
  爱姬试着忍住心中的欲火,趴在政宗身上,打开他的嘴巴,然后口含着春药 酒,以口对口的方式,灌到政宗的体内。
 
  过了一会儿,爱姬见政宗呼吸开始急促,跨下的肉棒开始膨胀,搭起一个帐 篷,虽然政宗还是没又意识,但准备工作已经完成。
 
  爱姬脱光最后一件衣服,露出洁白无瑕的肌肤,身材凹凸有致,体型比较瘦 小,但是胸前一对玉乳饱满有弹性,乳头是粉红色,有如草莓一般令人想轻咬一 口,小腹平坦无一丝赘肉,阴毛稀疏,稍微遮住阴蒂,阴唇紧闭,跟乳头一样也 是漂亮的粉红色,丰满的翘臀,让人想好好的搓揉一番。
 
  爱姬跪在政宗旁边,伸出玉手,慢慢的脱下政宗的衣服,看到那根雄壮的肉 棒,爱姬羞的别过脸去,但是又好奇的仔细的看了看。
 
  爱姬心想:「天啊!这就是政宗大人的男…男根吗?好大!而且又粗又长!」 
  爱姬伸手套弄起来,前些日子,她看了不少有关「房中术」这方面的书籍, 也听了一些老嬷嬷她们的经验谈,爱姬这才对男女之事有些微的了解。
 
  「啊……政宗大人的肉棒…又粗又硬……好烫……不…不行…我…我要忍不 住了……」
 
  爱姬低下头,张开樱头小嘴,用小香舌轻舔政宗的大肉棒,按照书上所写的 步骤,先是轻舔龟头,然后慢慢的含在嘴里,尤於是第一次,爱姬动作很不成熟, 难免会用牙齿刮到肉棒,听到政宗发出呻吟声,爱姬吓了一跳,还以为政宗要醒 来了。
 
  过了一会儿,政宗还是没有反应,爱姬这才松了一口气,看着肉棒沾满自已 的口水,如此淫秽的画面,让爱姬羞得满脸通红,她趴在政宗怀里,看着政宗英 俊的脸庞,心想只要自已再努力一点,爱郎就会完全是自已的丈夫!
 
  想到这里,爱姬亲了政宗一下,然后蹲在他身上,一手拉开阴唇,另一手扶 着肉棒,对准自已的小穴,爱姬此时心跳得很快,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已的初夜 会是这个样子,一般都是由男方来破女方的处,象徵「长枪」的肉棒,来突破女 方的「最后防线」。
 
  但是现在两人的情况特殊,爱姬又特别紧张,天知道政宗何时会醒来,为了 不让计画泡汤,爱姬鼓起自已最大的勇气,坐了下去,让肉棒来刺穿处女模。 
  不料,爱姬太过於紧张,完全忘了第一次会很痛,即使事先充分润滑,撕裂 的疼痛感瞬间传遍全身。
 
  「啊!……好痛……好痛啊!呜呜~!好痛!」
 
  爱姬疼的发出惨叫,身体自然的趴在政宗身上,双手颤抖的紧抓政宗的肩膀, 口中发出阵阵的喘息声和呻吟声。
 
  政宗原本就睡得不安稳,突然感觉自已的肉棒不知被什么东西给圈住,而肩 膀上又传来被人抓住的感觉,政宗大惊,立刻惊醒过来,但是却被眼前的事情给 吓了一跳,一个全身赤裸的少女趴在自已身上,不断喘息,而两人的下半身还连 在一起。
 
  政宗直接坐了起来,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给吓了一跳的爱姬,本能的紧抱着 政宗不放。
 
  政宗大声的问道:「喂!喂!你在做什么?还有这是怎么回事?」
 
  爱姬像是受到惊吓的小猫咪一样,害怕的在政宗怀里发抖,过了一会儿,才 开口说道:「政……政宗大人,请您不要生气,我…我叫做爱姬,是三春城主田 村清显的女儿…」
 
  「蛤?你是田村大叔的女儿?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?还有这是怎么回事? 小十郎呢?田村大叔想做什么?」
 
  「政宗大人,其……其实……」
 
  爱姬毫不隐瞒的,把事情的源由、经过,完完全全都告诉政宗,政宗越听越 生气,骂道:「小˙十˙郎˙那个混帐!!!居然给我自作主张,看我回去不扒 他一层皮不可!!!」
 
  「千万不可以!政宗大人!」看到政宗如此愤怒,爱姬紧紧抱着政宗,眼泪 一滴一滴的流下来。
 
  「千万不可以!政宗大人,我知道小十郎大人这么做让您很生气,但是他这 么做都是为了您、为了伊达家的未来着想,爱姬请您饶了小十郎大人吧!……呜 呜~!」
 
  看到爱姬如此可怜的模样,政宗顿时冷静下来,十分不解的问道:「喂!你 知道自已在说什么吗?小十郎想出这种歪主意,你还帮他求饶。」
 
  「我知道…我…我已经做好觉悟……因为…我是真心爱着政宗大人,只要是 为了您,不管是什么我都愿意做,但是小十郎大人是伊达家的重臣,更是您的 『龙之右眼』政宗大人,您要是失去右眼,要如何看到天下呢?」
 
  政宗想不到自已怀里的女孩,竟然能说出这番大道理,仔细一看,政宗发觉 这女孩还满可爱的,可爱的瓜子脸,配上水汪汪的大眼睛,因为刚才哭过的关系, 给人一种令人怜爱的感觉。
 
  政宗原本就很少跟女孩子说话,更何况是现在这种十分尴尬的情况,看到两 人全身赤裸得抱在一起,政宗害羞的别过脸,有些紧张的说道:「既然你帮他求 情,我就大发慈悲的饶了他,就当作是给田村大叔一点面子。」
 
  「太好了!我就知道政宗大人您不会这么残忍。」爱姬高兴得,对政宗又搂 又亲。
 
  政宗有些不耐烦的说:「好了好了!你也该从我身上起来吧!」
 
  「不~~行!您今天没有在人家体内射……射精…人家是不会起来的!」爱 姬固执的说。
 
  「什么!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会听你的。」
 
  政宗抱住爱姬的大腿,要把她抱起来,不料这样的一个震动,让爱姬的小穴 又痛了起来。
 
  「呜呜……不要!不要啊~!好痛!政宗大人快住手!!呜呜~!好痛!好 痛啊!求求您停下来啊~!」
 
  看到爱姬不断喊痛,政宗也不忍心,只好抱着她,让她的头靠在自已的肩膀 上,对於政宗的体贴,爱姬感到心中一阵温暖,幸福的闭上眼睛,紧紧的搂住爱 郎的脖子。
 
  这时爱姬好奇的问道:「政宗大人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?」
 
  「啊?你想问什么?」
 
  「请问您是不是……」爱姬害羞的在政宗耳边把最后几个字给说完。
 
  政宗一听,既无奈又生气的说:「你们……啊,都当我伊达政宗是什么人啊! 本大爷可是奥州笔头,要称霸天下的独眼龙,我可是堂堂男子汉,才不是什么 『同性恋』呢!!!」
 
  「那……既然如此……您为何又一副…不愿意亲近女人的样子?」
 
  「哼!这是当然的吧!所谓男女授授不亲,再说,娶妻这种事,我要等我称 霸天下之后再做决定。」
 
  「为何要等到称霸天下?」
 
  「嗯……你自已想想看,我称霸天下,不就等於我游历了整个日本了吗?我 要走遍全国,看看各地的女人是什么样子,然后再从中选出一个最好的,能做我 伊达政宗妻子的人,一定要是全日本最好的女人!」
 
  「那……您觉得我如……如何?」听到政宗的豪情壮志,爱姬有些害怕的询 问他,身怕自已被别人比下去,甚至因此失去爱郎。
 
  「嗯……你嘛……可以说是东北第一,在全日本可能也找不到比你更好的!」 
  「真…真的吗?您不是在逗我开心?」听到爱郎如此夸讚她,爱姬心里十分 高兴,但也担心政宗只是在安抚她。
 
  「当然是真的!虽然我没去过西边的中国、四国、九州,但是也不用比了, 只要是我认定的事,就没有人能反对,爱姬,你就是我伊达政宗的妻子。」 
  「您的妻…妻子…我…不…臣妾好高兴…我能叫您一声『夫君』吗?」 
  「嗯……可以,随你怎么叫。」
 
  「那……我要叫啰…夫…夫君……」
 
  看到爱姬如此害羞的称呼自已夫君,政宗感觉身为男人的面子,受到大大的 满足,一想到两人现在是洞房花烛夜,政宗也提起「性」趣,问道:「爱姬,你 还会痛吗?」
 
  爱姬摇摇头:「不会了,谢谢您的关心。」
 
  「那好!我们来洞房吧!虽然我们还没有正式拜堂,但是我已经认定你是我 的妻子了,今天就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,春宵一刻直千金,我要上了!!!」 
  听到丈夫如此豪语,爱姬羞得满脸通红,政宗将爱姬放倒,拔出肉棒,爱姬 配合的张开双腿,等待政宗的临幸。
 
  政宗把肉棒抵在穴口,说道:「爱姬,今天是我们两人的『初战』,按照我 伊达家的传统,每次出战都要喊口号,你知道我的口号吗?」
 
  「知……知道……」
 
  「很好!那么准备啰……Areyoureadyguys?」
 
  「Y…Yes…」
 
  「很好!要再大声点喔!华丽的party要开始了!Herewego!」 
  政宗话一喊完,便挺起腰,把肉棒直接插入爱姬体内。
 
  「啊啊啊……又粗又硬的……大鸡巴……把人家干的……好爽好舒服……啊 啊啊……政宗大人……请…您用力一点……人家好爽啊……」
 
  「哼!……很爽吧!……好!我就再力一点!哈……杀!」
 
  政宗抓紧爱姬的腰部,开始卖力的猛干她的淫穴,每一下都是重重的撞击, 爱姬娇小的躯体不时的颤抖!
 
  「啊啊啊……真的……好爽……好舒服……啊啊啊……小淫娃……好喜欢… …被政宗大人干……啊啊啊……政宗大人……人家感觉好奇怪……啊……不行… …人家要尿尿了……政宗大人……不要看人家……人家要出来啊啊啊啊……」 
  爱姬大声的淫叫之后,达到人生中第一次高潮,阴道剧烈的震动,紧紧的箍 住肉棒,一股淫水喷涌而出,政宗凭着记忆知道这是女人的高潮,他不想那么早 就射出来,拚命的忍住不射。
 
  爱姬高潮后,躺在床上不断喘息,等到爱姬气息平顺后,这才想到自已刚才 的失态,害羞的用手遮住自己的脸,慌张的说:「很抱歉,真的很抱歉!政宗大 人……人家……人家居然在您面前尿……尿出来了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 
  看来爱姬似乎不知道这个叫做高潮,看她如此惊慌失措的样子,政宗忍不住 笑了起来,爱姬一脸疑惑的看着他。
 
  「哈哈……爱姬,看来你什么都不懂,这个叫做高潮,是你们女人在做爱时 达到顶峰时的自然现象,刚刚你觉不觉得好像飞上天啦?」
 
  「真…真的耶……人家感觉好像要飞上天,脑筋一片空白。」
 
  「哈哈,没错!那就是高潮,不过我才插你几下就受不了,这样是不行的, 做爱本来就是男人和女人的战争,你没有让我射出来,我是不会放过你的!」 
  「我…我知道了……人家好歹也是武士之女,早就有上战场的觉悟…政宗大 人……人家…等一下一定会让您射出来……取得胜利的!」
 
  「很好!再来一战吧!哈………杀!」
 
  政宗再次挺腰猛插,爱姬紧抓床单,拚命的忍住不泄,政宗见爱姬挺能忍的, 决定变换攻势,他要爱姬起身,把手放在床头,让屁股翘起来,露出粉嫩的小穴。 
  政宗一手抚摸淫穴,然后舔着手上的淫水,忍不住讚叹道:「嗯~~味道挺 不错的嘛!比刚才喝得葡萄酒还棒!!!」
 
  「政…政宗大人……请您不要折煞臣妾……那里很…很髒……而且这个姿势 好…好丢脸……」
 
  「哼!爱姬,这叫『狗交式』你放轻松点,好好享受吧!」
 
  政宗话一说完,再次挺腰猛干,爱姬爽得放声浪叫,这个姿势正好能干到爱 姬的G点,爱姬只觉得每次肉棒插进来时,一碰到那个地方,就感觉特别爽,酸、 麻的感觉从小穴传遍全身,舒服的令人陶醉。
 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好棒!好舒服!啊……啊……大肉棒在体内冲撞……啊~ ~ 啊~~政宗大人请用力一点~啊~~啊……就是那里……对…对……啊~~好爽 啊~~」
 
  听着爱姬的浪叫声,政宗虽然也觉得很爽,但是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,这才 自已还没有抚摸妻子的玉乳,政宗趴在爱姬身上,伸手搓揉那对晃动不已的玉乳, 还不时挑逗那小巧可爱的阴蒂。
 
  在三重攻击之下,爱姬渐渐的支持不住,娇声抗议道:「政…政宗大人…… 您…太过份了……怎么可以…乱摸人家…这样……人家又要泄了……您…犯规啦 ]
 
  第二章「今川之野望」
 
  今川义元,是战国时代早期,实力很强大的大名,人称「东海道第一神射手」 的他,拥兵自重,又是名门出身,在当时是最接近「天下人」宝座的战国大名。 
  虽然他后来成了织田信长掘起的垫脚石,但是在那之前他也有着称霸天下的 美梦,也就是所谓的「今川之野望」。
 
  某一天,今川义元窝在房里处理政务,批改完最后一份公文后,义元伸个懒 腰,说道:「呜……呜……累死我了,怎么有这么多事情要我处理呀!唉…真是 的……」
 
  累了一整个早上,义元觉得有些烦闷,但又不想去院子里踢蹴踘,突然间他 想到了一件事,露出了淫荡的表情,先是到门外看看,确定没人之后,就在门上 挂着「请勿打扰」的牌子,接着拿出一把钥匙,把上锁的箱子打开,拿出一本书, 一脸淫荡的翻了又翻。
 
  这本书名为「战国美女名录」,内容是今川义元每天派人去调查全日本所有 的美女,将她们的相貌、个性、三围、专长……等等,通通都记录下来,而且义 元还找京都知名的春宫图画师,将美女们画上10页的春宫图,再加以编制而成。 
  每当义元要自慰打枪时,都是用这本战国美女名录的美女们来当作幻想对象, 义元一边脱下裤子,一边淫荡的说:「哼!哼!战国美女名录的美女们啊!今天 我义元大人,又来临幸你们啦,你们一个个排好队,我马上来,哈哈哈!!!」 
  义元翻了又翻,有些兴奋的说:「呵呵!看来看去,还是织田的浓姬、浅井 的阿市、前田的阿松,以及上杉的春日最棒啦!」
 
  义元一直有着他的野心,他朝思暮想着要上京,然后统一近畿,接着再挥军 四方,然后一统天下,而他最终的目的,就是要将天下所有的美女都纳入自已的 后宫,然后他就可以享受酒池肉林的生活了。
 
  义元一边?管,一边幻想自已的霸道之路,先是用外交政策,丈着自已与德 川家康的父亲——松平广忠的交情,逼迫家康投降,然后用「战国最强」的本多 忠胜打前锋,在桶狭间大破织田军,趁势攻下尾张,活捉织田信长。
 
  「呜……呜……可…可恶……本王乃是征霸天下的魔王……竟然在这里被… …可恶的今川小丑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啊啊啊啊!!!」
 
  「呵!呵!呵!织田信长啊!不管你是不是征霸天下的第六天魔王,你都不 是有着东海道第一神射手之称的,我的对手!你那天下布武的野心就由我来完成, 你放心吧!呵!呵!呵!」
 
  「可恶的今川小丑……你!!!」
 
  信长本来还想骂两句,但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人给带走了,对此,义元感到 很满意。
 
  突然有个小兵跑过来说道:「起禀主公,您要的浓姬,我们已经抓到了。」 
  义元一听,高兴的说「呵呵!抓到了是吗?来人啊,把她带到我房里去。」 
  「尊命。」
 
  过了一会儿,浓姬被带到义元眼前,看着眼前被五花大绑,但依旧貌美如花 的人妻少妇,义元不由得兴奋起来。
 
  浓姬一看到义元,破口骂道:「可恶的今川义元,你马上放了上总介大人, 不然的话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!」
 
  「呵呵!浓姬,你不要说笑了,现在你被我抓住,还能威胁我什么?嘿嘿! 其实要我放了织田信长也不是不行,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。」
 
  「什么要求?」
 
  「其实很简单,你只要答应做我的女人,把我服侍的舒舒服服的,我就放了 织田信长。」
 
  浓姬大惊,骂道:「可恶的今川义元,你不要作梦了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!」 
  「喔!是吗?那就算了,我就摇个铃,叫人去把信长给斩了。」
 
  义元一边说,一边拿起手摇铃,准备叫人,浓姬大惊,赶紧说道:「慢…慢 着,你说的条件……我答应。」
 
  义元大喜,笑道:「呵呵!你肯答应啦,那好我帮你把绳子解开,你可别想 耍花样啊!要是我出了什么意外,我的手下就会直接杀了信长喔!」
 
  义元心急的把绳子解开,浓姬原本打算直接挟持对方,逼士兵们放了信长, 但是又担心如果义元说的是实情的话,要是他出了什么意外,信长直接被杀就不 好了。
 
  义元笑道:「呵呵!好啦,浓姬你快点把衣服给脱了,要是你不照作的话, 我就直接摇铃,叫人去把信长给斩啦!你难道不想救信长了吗?哈哈哈!」 
  听着义元淫荡的笑声,浓姬心不甘,情不愿的开始脱衣解带,义元看得好兴 奋,他也主动的脱光身上所有的衣服。
 
  当浓姬脱到只剩下内衣时,手就停了下来,义元不满的说道:「喂!喂!喂!, 我说浓姬啊!我裤子都脱了,你给我看这个,你要是不快点把衣服给脱了,我就 直接摇铃,叫人去把信长给斩啦!你难道不想救信长了吗?嗯!」
 
  义元手持摇铃,似乎随时都会开始摇起来,浓姬别过头去,咬紧牙关,把身 上最后一件的内衣给脱了,心想:「上总介大人,真是抱歉,阿浓对不起你!」 
  义元看到浓姬那婀挪多姿的身体之后,差点就要喷鼻血了,只见浓姬皮肤雪 白,丰满的双峰,饱满圆闰,乳晕不大,乳头为暗红色;再下来是纤细的水蛇腰, 让整体看起来凹凸有致;阴毛茂盛,看来浓姬也是个性欲极强的欲女;修长白皙 的美腿,右边大腿上还有着蓝色蝴蝶的刺青。
 
  最后浓姬的三围是:B88/ W57/ H87(E- cup)
 
  看到浓姬的裸体后,义元的肉棒迅速膨胀,在浓姬旁边绕来绕,虽然伸出狼 爪,但是却不知该如何下手,浓姬在他面前赤裸着身体已经很不满了,又看到义 元一副痴汉的样子就更为愤怒。
 
  浓姬心想:「呜……气死人!我浓姬居然在一个变态面前赤裸着身体,但是 为了救出上总介大人,我必须忍耐……不过,我可不想就这样放过他,有没有什 么方法……啊……有了!」
 
  正当浓姬在思索着要如何恶整义元的时候,她把目光集中在刚刚用来绑住自 已的绳子,经通SM技术的浓姬已经有好的对策了。
 
  只见浓姬用极为挑逗的语气,再加上诱人的动作,不断的勾引义元,浓姬诱 惑的说:「嗯~~义元大人~~你不要这样色瞇瞇的看着人家嘛~~人家又不会 跑到,你想怎么玩都随便你,不过………」
 
  浓姬在义元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,还不断的抛媚眼,如此诱人的挑逗,让 义元都快要受不了了,但是他又很好奇浓姬最后的一句话。
 
  「浓……浓姬,你说『不过』然后呢?」
 
  「不过………你必须先陪我玩个游戏,只要你赢了,我就随便你,任你摸、 任你插,要怎么样都行……啊~~」
 
  义元一听,差点忍不住要扑过去,但是他还是忍了下来,激动的说:「好! 好!好!你要玩什么游戏都行。」
 
  「那好……你先把眼睛矇起来。」
 
  浓姬顺手拿了一条丝带,把它交给义元,义元也猜出大概要玩什么游戏了, 兴奋的说:「好!好!好!不过……你可别耍花样啊!让我看不见,然后偷跑去 救信长,这是没有用的,信长的监牢有我的士兵们把守,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 靠近。」
 
  这点浓姬早料到,但是为了放松义元的戒心,故意撒娇的说:「嗯~~讨厌 啦~~义元大人~~你不要这样胡思乱想,快快快,赶快把眼睛矇起来,然后你 来抓我,要是我被你抓住就算你赢,我就任你处置,任你摸、任你插,要怎么样 都行~~嗯~~」
 
  听到浓姬如此撒娇,义元赶紧把眼睛矇起来,然后伸出狼爪,淫荡的说: 「嘿嘿!浓姬,我来啦!」
 
  「啊~~大人~~阿浓在这呢~~」
 
  「哼哼!哪里跑,我一定要抓到你!」
 
  两人就在房间里上演如此淫荡、下流的戏码,浓姬趁机拿走绳子,然后站在 较为空旷的地方,娇喊道:「义元大人~~阿浓在这边~~」
 
  「在那边是吧,好,看我怎么抓到你!」
 
  义元傻傻的冲过来,轻易的就掉进浓姬的陷阱里,只见浓姬伸出一支脚,拌 倒义元,趁他摔倒在地上,用很快的速度把他捆绑起来,只花短短的五秒钟,义 元就被五花大绑的吊在房间里。
 
  义元被绑起来后,慌张的叫道:「喂!浓姬快放开我啊!难道你不想救信长 了吗?来人啊!快救我啊!浓姬要造反啦!快………啊!!!」
 
  义元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浓姬打了一巴掌,疼的大叫一声。
 
  「哼!你这变态、下流的傢伙,我浓姬岂会委身於你,还要我服侍你,做梦!」 
  浓姬话一说完,又打了一巴掌,义元疼的大叫一声:「哇啊——!哼,可恶 的浓姬,等我下来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」
 
  「哦~~人家好怕~~哼!笑话,现在是看我怎么收拾你吧!」
 
  「你……你想怎么样啊?要我放了信长那是绝不可能的。」
 
  「呵呵,我们先不谈这事,刚刚我忘了说,这场游戏是我赢了,所以换你要 被我处置,你纳命来吧!」
 
  浓姬拿起一条带子,就像皮鞭一样,重重的打在义元身上,让他疼的哇哇大 叫,但是,久而久之,义元却有种爽快感,原本就胆小如鼠、虚张声势的他,一 旦被打,很快就成了「M」奴隶。(M代表受虐狂的意思)
 
  义元痛快的呻吟道:「喔……爽…超爽的啦……快!快!再用力点!」 
  「呵呵,真是丢脸啊!今川义元,你这副模样被人看到了,那可是丢了你祖 宗十八代的脸啊!哈哈,再叫大声一点!」
 
  两人就这样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的方式,持续了一个小时,义元被打的混身 是伤,浓姬也累得满头大汗,香汗淋淋的她显得更有魅力,浓姬觉得自已全身是 汗,小穴更是流了一些淫水。
 
  原来浓姬有个怪癖,虽然她是个「S」但也是个「M」,每次像这样玩过, 小穴总是骚痒难耐。
 
  浓姬心想:「啊~~讨厌~~小穴好痒,人家好……好想要~~」
 
  浓姬伸出手指,开始爱抚自已的小穴,但是却越弄越痒,只见她媚眼如丝、 轻舔嘴唇,一副飢渴的样子。
 
  正当浓姬为欲火焚身而苦恼,她转头看看今川义元,只见他气喘吁吁,跨下 的肉棒却硬的直挺挺的,浓姬虽然讨厌他,但是为了让自已出出火,也只好将就 一下。
 
  浓姬快速的松绑义元,但是又很快的把他变成另一种绑法,义元现在成了一 个「人」字,手脚都被固定在角落,让他动弹不得,就在义元不知所措的时候, 浓姬站在他面前,用脚踩着他的肉棒,义元爽到不行,开始呻吟起来。
 
  「喔……爽…超爽的啦……快!快!再用力点!再多踩我几下,爽死人了!」 
  「呵呵,真是个大变态,你倒是爽了,也该我了吧。」
 
  浓姬张开大腿,蹲在义元的肉棒上,小穴对准以后就插了进去,这种充实的 满足感让浓姬爽叫一声:「啊~~好爽啊~~」
 
  然后浓姬开始激烈的晃动身体,抽插起来,这时义元觉得自已的肉棒好像被 一个东西所包覆,如此爽快的感觉不断的刺激着他的大脑,再加上浓姬不断的晃 动,和淫荡的呻吟声,让义元整个爽到极点。
 
  「喔!喔!不行了……这种感觉……超…超爽的……喔!」
 
  「呵呵!更爽吧,要是你没有让我泄出来,我可不会饶过你。」
 
  浓姬话一说完,开始拚命的扭腰摆臀,胸前一对巨乳更是晃动不已,浓姬伸 手解开发带,披头散发的她,像飢渴的荡妇似的不断的放声浪叫。
 
  最后,义元忍不住的射了出来,足足喷了一公尺远,他累得躺在地上喘息: 「呼!呼!真是累死我了!」
 
  此次的幻想,让义元感到大大的满足,不过自已居然是个「M」,这让他感 到不可思意,虽然只是幻想,但是却很真实。
 
  义元拿出草纸(古代的卫生纸)稍微清理一下之后,又拿起书开始幻想起来, 心想:「这一次我要好好的重振雄风,我看看哪个好……啊!就是她了。」 
  义元一边?管一边幻想,在攻下尾张之后,便可打通上京之路,但是织田的 盟友「浅井家」一定会跑来乱,但是连信长都能打败,小小的浅井长政又有何能 耐。
 
  在「战国最强」的本多忠胜的武勇下,浅井军兵败如山倒,小谷城两三下就 被攻陷,而那满口正义的浅井长政,自然是被活捉。
 
  「可…可恶……我可是正义……正义居然会被打败……这不可能的……呜… …呜……」
 
  「呵!呵!呵!浅井长政啊!不管你是不是正义的化身,你都不是有着东海 道第一神射手之称的我的对手!呵!呵!呵!」
 
  「可恶……要杀要剐……悉听尊便!!!」
 
  「很好!有志气,来人啊,把他带下去,关进牢里。」
 
  小兵:「是!」
 
  突然有个小兵跑过来说道:「起禀主公,您要的阿市,我们已经抓到了。」 
  义元一听,高兴的说「呵呵!抓到了是吗?来人啊,把她带到我房里去。」 
  「尊命。」
 
  过了一会儿,阿市被带到义元眼前,看着眼前被五花大绑,但依旧貌美如花 的人妻少妇,义元不由得兴奋起来,心想:「真不亏是战国第一美女啊!」 
  阿市一看到义元,苦苦的哀求道:「今川义元大人,请你马上放了长政大人, 求求你……呜呜……」
 
  阿市一边说一边哭了起来,义元看到这里,觉得自尊心感到大大的满足,但 他也不是个霸道至极,没血没泪的人,看到阿市那么可怜,义元突然间变得温柔 起来。
 
  「呵呵!阿市,你不要哭了,要我放了长政也不是不行,不过你要答应我一 个要求。」
 
  「什么要求?」
 
  「其实很简单,你只要答应做我的女人,把我服侍的舒舒服服的,我就放了 长政。」
 
  阿市大惊,慌张的说道:「这……不行!那是不可能的,我不能背叛长政大 人!」
 
  「喔!是吗?那就算了,我就摇个铃,叫人去把长政给斩了。」
 
  义元一边说,一边拿起手摇铃,准备叫人,阿市大惊,赶紧说道:「慢…慢 着,你说的条件……我答应。」
 
  义元大喜,笑道:「呵呵!你肯答应啦,那好我帮你把绳子解开,你可别想 耍花样啊!要是我出了什么意外,我的手下就会直接杀了长政喔!」
 
  义元心急的把绳子解开,阿市原本就没有什么主见,虽然想救自已心爱的丈 夫,但是却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能任人摆佈。
 
  解开绳子后,义元笑道:「呵呵!好啦,阿市你快点把衣服给脱了,要是你 不照作的话,我就直接摇铃,叫人去把长政给斩啦!你难道不想救长政了吗?哈 哈哈!」
 
  听着义元淫荡的笑声,阿市心不甘,情不愿的开始脱衣解带,义元看得好兴 奋,他也主动的脱光身上所有的衣服。
 
  阿市虽然不像浓姬那样是个女强人,在敌人面前能够面不改色的战斗,但是 要他在别人面前脱光衣服,她还是犹豫了一下,手也停了下来。
 
  看到阿市的手停了下来,义元不满的说道:「喂!喂!喂!,我说阿市啊! 我裤子都脱了,你给我看这个,你要是不快点把衣服给脱了,我就直接摇铃,叫 人去把长政给斩啦!你难道不想救长政了吗?嗯!」
 
  看到义元手持摇铃,似乎随时都会开始摇起来,阿市害怕的哭喊道:「拜託! 求求您不要摇铃,我…我脱就是了……」
 
  阿市别过头去,咬紧牙关,把身上的衣服给脱光了,心想:「长政大人,真 是抱歉,这都是阿市的错,阿市对不起你!」
 
  义元看到阿市那完美的身体之后,差点就要喷鼻血了,只见阿市皮肤雪白, 丰满的双峰,饱满有弹性,乳晕不大,乳头为鲜艳的粉红色;再下来是纤细的小 蛮腰,平坦且无一丝赘肉;阴毛稀疏,只有些微的毛覆盖在阴唇上;修长白皙的 美腿,让人想亲吻一番。
 
  最后阿市的三围是:B89- W57- H87(F- cup)
 
  看到阿市的裸体后,义元的肉棒迅速膨胀,在阿市旁边绕来绕,虽然伸出狼 爪,但是却不知该如何下手,阿市在他面前赤裸着身体已经很害羞了,又看到义 元一副痴汉的样子就觉得好羞耻。
 
  阿市心想:「呜……好想死喔!居然在长政大人以为的男人面前赤裸着身体, 但是为了救出长政大人,我必须忍耐……」
 
  看到阿市一脸害羞的样子,再加上她只是用手遮住自已的重要部位之外,就 没有其他的动作,这点让义元感到很满意,心想:「很好,真是好极了!我猜的 果然没错,相较浓姬的泼辣,阿市完全就像是一只温驯的小狗,一只可以任人玩 弄的小狗,哈哈!这一次我可要好好的发泄一番。」
 
  义元伸出他的狼爪,粗鲁的玩弄阿市的巨乳,在他的搓揉之下,雪白的巨乳 变化成各种形状,义元对这对巨乳感到很满意:「嗯~~不错,真是不错!不但 又大又软,还很有弹性,阿市……舒不舒服啊?嗯~~」
 
  「才……才没有……呜……」
 
  「嘿嘿!还在逞强,你看,你的乳头都硬起来了,还说没感觉,哼哼,真是 只淫荡的母狗!!」
 
  阿市听到义元如此羞辱她,慌张的说:「才……才不是……阿市才不是什么 母狗……啊……痛……好痛……义元大人~~请您不要再捏阿市的乳头,我什么 都愿意做。」
 
  「呵呵呵!那好,你来给我乳交吧!」
 
  「乳……乳交吗?!好……我马上做……」
 
  阿市跪在地上,用双手托着自已的巨乳,开始帮义元乳交,厚实柔软的乳肉 像是阴道紧紧夹住义元的肉棒,再加上阿市那无辜又可爱的表情,用她傲人的大 奶子在自已的胯下乳交,这淫荡的景色,征服的快感由然而生!
 
  过了一会儿,义元觉得单纯的乳交不够爽,於是对阿市命令道:「阿市,除 了乳交以外,你也试试口交。」
 
  「口交!………好,我知道了…」
 
  阿市卖力的给义元口乳交,不断的吞吐义元的肉棒,用小香舌轻舔龟头的周 围,如此爽快的感觉,传遍了义元全身上下,突然觉得腰部一麻,义元喊道: 「喔……爽……真是太爽了……啊……要射了!」
 
  突然间,义元精关一开,浓稠的精液喷涌而出,阿市被这突如其来的射精吓 了一跳,呆呆的跪在那边,被精液喷的满脸都是,巨乳上也沾到不少。
 
  射完精后,义元爽的呼了一口气:「呼……真爽啊……喂!阿市,快来帮我 舔乾净。」
 
  「啊?!……是!是!马上来。」
 
  阿市张开樱桃小嘴,吸舔着肉棒上的精液,舔乾净之后,肉棒又重振雄风, 这次义元不再怜香惜玉,直接推倒阿市,把肉棒对准小穴,阿市大惊,拚命的想 推开义元,求饶道:「义元大人……那里不行,不可以!」
 
  「哼!谁说不可以,我偏要插啊啊啊!!!」
 
  「啊!!!」两人异口同声的叫道,只是义元是爽快的呻吟声,而阿市是痛 苦的惨叫。
 
  义元扛起阿市的大腿,拚命的猛插,在小穴的攻势之下,阿市也无力反抗, 只好呻吟道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义元大人……那里不行,不可以……快…快 拔出去……啊啊……」
 
  「哼哼!休想!这么棒的淫穴……要是没有插它个几百次……我今川义元就 是个笨蛋……呼呼……」
 
  狂插了一千下之后,义元觉得自已快要射了,挺起腰,射在了她的脸上................
站点申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